快乐12开奖杀号技巧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中心>理論探索

為何要把競爭中性和所有制中性作為改革再出發的原則

部門:圖書館 文:高尚全 原國家體改委副主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 圖:-- 簽發人:鄧衛國 發布時間:2019年03月19日 字體:

?

自黨的十五大總結此前改革開放的實踐經驗,提出“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是我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一項基本經濟制度”以來,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在這一基本經濟制度的基礎上迅猛發展,經濟社會取得了長足的進步。但是不久前,社會上出現了一些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引起了民營企業家的疑慮,沖擊了市場的信心和預期。所幸中央及時召開了民營企業家座談會,習近平總書記極其明確肯定地重申堅持基本經濟制度,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強調“非公有制經濟在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沒有變”,指出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總書記的講話撥云見日,讓籠罩在民營經濟周圍的陰霾一掃而空。社會各界紛紛就如何發展民營經濟建言獻策,人民銀行負責人提到的“競爭中性”原則受到了社會各界廣泛關注。澳大利亞首先提出“競爭中性”,后來國際機構OECD將“競爭中性”作為一個原則提出來,我認為,可以進一步延展到“所有制中性”,所有制也要中性,各種所有制都是平等競爭、一視同仁。把握好“兩個中性”原則,對堅持基本經濟制度會有良好的正面作用。

一、為何要把競爭中性和所有制中性作為改革再出發的原則

中共多次提出競爭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內核。黨的十五大確定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后,黨的十六大提出“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持和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黨的十八大進一步提出“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公有制經濟財產權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經濟財產權同樣不可侵犯;國家保護各種所有制經濟產權和合法利益,堅持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廢除對非公有制經濟各種形式的不合理規定,消除各種隱性壁壘,激發非公有制經濟活力和創造力。”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要“健全以公平為核心原則的產權保護制度,加強對各種所有制經濟組織和自然人財產權的保護,清理有違公平的法律法規條款”。十八屆五中全會強調要“鼓勵民營企業依法進入更多領域”。十九大把“兩個毫不動搖”寫入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

歷次中央全會文件表述的核心實際上與競爭中性和所有制中性的內涵并無二致,即無論各種市場主體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環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給等方面,俱應平等競爭、一視同仁。但問題是,中央文件明確清晰地表達,為什么在執行過程中總是落實不好?與政策要求還有如此大的差距?造成上述困擾的根源,一是思想認識原因,二是既得利益原因。在思想認識方面,主要是沒有認識到“兩個中性”原則是市場經濟的一個規律,現在我們要深化市場經濟改革,而且要由市場決定資源配置,從基礎性作用到決定性作用,所以競爭中性、所有制中性原則,就是市場經濟的重要的規律。既然我們要搞市場經濟,既然我們要搞市場決定資源配置,我們理所當然地要搞所有制中性、競爭中性。在既得利益方面,“兩個中性”原則毫無疑問地將損害那些以往政策造就的特權、門檻獲得的利益,落實“兩個中性”原則,無異于釜底抽薪,使得既得利益主體喪失攫取利益的基礎,“兩個中性”原則的落實必然會遭到各種掣肘。

二、如何實施“兩個中性”原則

實施“兩個中性”原則,必須根據造成落實難的原因,有針對性地探求解決的方案。目前來看,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入手:

1、打破行政性壟斷。行政性壟斷的本質是基于行政權力而產生的獨家或少數企業對市場的壟斷。我國經濟運行中存在的中小企業發展困難、價格關系扭曲、結構調整進展緩慢、資源消耗過高等問題,都與行政性壟斷范圍過廣、程度過深導致市場機制作用發揮不充分有直接關系。與行政性壟斷相伴生的是行政權力過多介入微觀經濟活動,由此衍生了經濟轉型時期的秩序混亂和腐敗現象,嚴重破壞了市場的公平。要落實“兩個中性”原則,就必須破除行政壟斷,有必要把加快推進壟斷行業改革作為深化經濟體制改革的突破口。

2、各部門、各地方、各司法機構都要行動。“兩個中性”原則要求,無論各種市場主體的所有制成分,在政策環境、法律保障、要素供給等方面,要平等競爭、一視同仁。政治環境的營造、法律保障的實施以及要素的供給,離不開各部門、各地方、各司法機構的共同努力,任何一個環節的缺失,“兩個中性”原則的要求就難以滿足,民營經濟的發展就會陷入要么難以持續發展,要么發展起來就跑路的困境。因此,各部門、各地方、各司法機構都應當在黨的領導下高度重視“兩個中性”原則,各部門、各地方、各司法機構必須協調一致,補齊政策和法律短板,為民營經濟發展提供公平、穩定的環境。

3、把有限的國有資本集中到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行業和領域。我國40年改革開放的進程,也是國有企業不斷改革的進程。1993年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為國有企業改革指明了方向。2003年黨的十六屆三中全會提出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實現投資主體多元化,使股份制成為公有制的重要實現形式。提出產權是所有制的核心和主要內容,建立歸屬清晰、職權明確、保護嚴格、流轉順暢的現代產權制度。當時不僅提出建立現代產權制度,而且提出要完善國有資本有進有退的道路,進一步推動國有資本更多地投向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關鍵領域。國有經濟有進有退,而不是說只進不退,而且明確提出來要加快推進和完善壟斷企業的改革。國有企業“瘦身健體”,特別是國有壟斷企業的改革破題,對夯實我國國有資本經濟的主導地位是有利的,也有利于“兩個中性”原則的落實。

4、國資委要從管人管事轉到管理國有資本上來。十九大提出從管企業為主向管資本為主,實行市場機制有效、微觀經濟有活力、宏觀調控有度的經濟體制。從管人管事轉到管理國有資本,首先能夠有效減少行政權力對微觀市場行為的干預。前文已述,行政權力對市場的干預,往往是造成“兩個中性”原則無法落實的重要原因之一。其次,國有資本層面參與市場競爭,更有利于運用市場化的手段,既避免行政權力對微觀市場的直接干預,又能夠使得國有資本獲得更靈活的手段。最后,從管人管事轉到管理國有資本,就能夠實現具體微觀領域的有進有退。管人管事要求每一條戰線都必須有進無退,而管理國有資本,只要國有資本能夠保值增值,那么具體投資領域的進退都會更加靈活,更加有利于國有資本集中到關系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命脈的重要行業和領域上來。

三、應對貿易摩擦要主動落實“兩個中性”原則

當前,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和糾紛是影響我國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貿易摩擦的進一步升級和擴大以及由此帶來的負面影響也是可能誘發系統性風險的重要誘因之一。因此,我們必須積極主動地采取各項措施,來化解這一風險。一方面,我們必須針鋒相對,據理力爭,堅決回擊特朗普政府的貿易訛詐和不合理要求;另一方面,則要加快完善我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創造更加公平合理的市場環境,加強核心競爭力,減少被攻擊的破綻。其中很重要的一個方面,就是要主動落實“兩個中性”原則。

中美貿易摩擦雖然在G20峰會上因習特會的召開有了緩和的機會,但是華為CFO的被捕,表明雙方的角力遠未結束。美國方面的訴求表象上是減少貿易逆差,實質焦點是兩個:一是對國有企業的定性,認為中國國有企業享受特殊政策,處于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地位;二是希望壓制中國的高科技產業,保持美國在高科技基礎上較高勞動生產率的競爭優勢。主動落實“兩個中性”原則恰恰是應對這兩個矛盾焦點的重要法寶。

“兩個中性”原則的緣起本身就是在國際貿易中為了創造不同國家、不同所有制經濟在市場經濟體系中的公平競爭環境。對這一原則的主動應用和落實,對我國這樣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經濟體來說,特別有利于公平市場環境的構建,使國有企業成為更加純粹的市場主體,進而保障經濟的健康發展。與此同時,“兩個中性”原則在國際上也廣泛被接受,主動落實這一原則,有利于我國國有企業作為純粹的市場主體被其他國家所認可。

公平市場環境的構建有利于我國民營企業的發展。 在不久前的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還專門指出,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民營企業有“五六七八九”的貢獻。其中的“七”就是指民營企業貢獻了70%以上的技術創新。類似“華為”這樣民營企業的發展壯大,是我們在任何國際貿易摩擦中克敵制勝的底氣所在。從這個方面來講,總書記所說的民營企業家是自己人,是極其正確的!

綜上所述,主動在國內的市場經濟環境中落實“兩個中性”原則,可以作為我們下一步經濟工作當中的重中之重。

(作者:高尚全 原國家體改委副主任、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會長)

來源: 財新網 2019年03月11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快乐12开奖杀号技巧